首页 资讯 关注 名家 行业 机构 教育 图片 视频

关注

旗下栏目: 聚焦 市场 评论 轶闻

潭水两千年

来源:中国艺术资讯网 作者:海东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08
摘要:潭水两千年 文/禹至 河流文明催生的城市,大多起始于河湾,早期人类文明大概就是这样开始的。据说是因为河湾易发洪水,滞留淤泥,天长日久变成沃土引致求生的族群,聚集成城。江河与人的生存关系,正是基于这种原始的河流文明基因建立起来,并贯穿整个文明史

潭水两千年

  文/禹至

  河流文明催生的城市,大多起始于河湾,早期人类文明大概就是这样开始的。据说是因为河湾易发洪水,滞留淤泥,天长日久变成沃土引致求生的族群,聚集成城。江河与人的生存关系,正是基于这种原始的河流文明基因建立起来,并贯穿整个文明史的。柳江湾多而水缓,天赐的自然江山,当然是先民求生不会错过的选址。因此,这里很早就有先民集结。但毕竟是边疆,与中原之间还有五岭相隔,即使嬴政早就把这片疆土画进他大一统的版图,也是到了最后才三征岭南实现统一的。此后,这片江山实则并不安稳,几经易主,直到刘彻命路博德平定南越,才置县建城,开启政权江山。江,是流淌的历史。城,是过客的足印。路博德在驾鹤山下置县建城时,柳江并不叫柳江,叫潭水;柳州也不叫柳州,叫潭中。潭水两千年,先把这片曾经的南蛮之地滋润成沃土,染上灵性,再唤醒山神,怀抱这片沃土,将驾鹤山下的潭中,养育成今天的柳州。

潭水两千年

  远观驾鹤山夜景

  万物有灵,是先民对大自然最原始的认知,由此形成最原始的崇拜便是涵盖神灵崇拜的自然崇拜。这种崇拜刻骨铭心,近乎宗教。正因如此,我们的先民在很早以前就将鹤划入仙界,并笃定,驾得仙鹤者,也只能是仙。依此视界,驾鹤山不只是一座山,还是一尊仙。潭中,就是在这尊仙的护佑下降生的。驾鹤山不大,北面临江,正对江湾,或曾目睹传说中“有八龙见于江中”之景象。山的南面,是潭中的发源地,古城潭中就是从这里始建的。说来遗憾,除了几里开外的一座汉墓,驾鹤山附近并未留下这座汉代古城的痕迹。但在《方兴纪要》的记载中,潭中的故事确实是在西汉元鼎六年从驾鹤山开始的。

潭水两千年

  柳州白莲洞古人类遗址

  还原的古人类生活场景

  驾鹤山以南不过十几里地,有两处古人类遗址曾震惊考古界,考古学者或从全国各地,或从日本,或从更远的欧洲和大洋洲云集于此,想看个究竟。有学者认定,“柳江人”和“白莲洞人”是晚期智人,可谁也说不清,因潭水而集结的先民与那些晚期智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血缘关系。事实上,围绕白莲洞方圆几十里,已发掘的古人类遗迹和其他史前文化遗迹超过四十处,已经初步勾勒出更早时期的先民在潭水流域繁衍生息的生命链轮廓。至少可以肯定,有史以来,甚或史前,潭水流域都不是荒无人烟之地。并且有理由相信,先民在这里集结,看中的是这条江;潭中在这里建城,看中的是这座山。正是这条江和这座山构筑起的自然江山,将始于“柳江人”的数万年里集结于这片江山的先民的生命延续成永恒,这才有了潭中,有了柳州。

潭水两千年

  驾鹤山下小桃园内的驾鹤书院

  从封建制建立开始,“江山”一词便夹带了政权的含义。政权江山与自然江山不同,那是打和守之间永无休止的政权交替,罗列下来是历史,也是一具具尸体;真正由江和山构筑的自然江山,则是生灵和生灵之间恒久的灵魂交融,人在其中是依存,也是生命的寄托。政权江山缔造的文化纷繁复杂,贬官文化就是其中一脉,甚是奇特:首先是江山观的逆转。失落于政权江山的贬官,会在被贬的瞬间放弃原有对政权江山的追求,转而融入自然江山,这种融入自觉而虔诚,远胜过之前对政权江山的忠诚;其次是才华突然爆棚。不贬不知道,一贬吓一跳,面对自然江山,贬官们的才情和灵气竟然如此了得;再就是后人追捧。无论游山玩水还是闲聚雅集,但见踪影,定雁过留声,追捧者芸芸,似乎恰因被贬,才得以流芳百世。驾鹤山的文化遗存里,贬官文化的气息是浓郁的。南宋开篇次年,三个外乡人不期而遇,客寓柳州。他们年纪不轻,衣冠不俗,都曾是科举学霸,都曾是北宋丞相,还都曾是贬官,史称“寓柳三相”。即,吴敏、王安中、汪伯彦。《三相亭碑记》有记:“绍兴初,三丞相暂住驻于水南僧寺,闲居暇日,相与游访林石佳处。因观岩石屏立,上有空洞数处,遂创茅亭二所,曰驾鹤书院,曰三相亭。”此碑记是三丞相在柳相遇二十多年后,一位刚到任就要重修三相亭的柳州知州所写,名叫赵师邈。碑记还提到了小桃园,就在潭中始建时所在的驾鹤山南面。三丞相在驾鹤山下种植桃花时,想必是想起过辞官隐归的陶渊明并羡煞为模的。于是,寓柳三相亲手所建的小桃园、驾鹤书院和三相亭,一时间成了他们的闲聚之所,是他们求得清净、享受自然和阔谈诗文的地方,也见证了他们江山观的转变,并印证了贬官文化的存在。

潭水两千年

  三相亭

  其实,不只是南宋,不只是驾鹤山,也不只是柳州,但凡是贬官到过的地方,都大抵如此,这是一种影响深远的文化现象。当然,贬官文化并非驾鹤山唯一的文化遗存,诸如驾鹤仙踪的传说,悬而未解的杨家将施救杨文广之谜等等,许多富于神秘色彩的神灵文化和坊间传说也尽在驾鹤山间。可以说,驾鹤山遗存的碎片化的点滴文化踪迹,可拼凑成一面镜子,能隐约照见柳州。

潭水两千年

  从驾鹤山上俯瞰柳江的景象

  驾鹤山不高,是他不想长高。因为山顶上的驾鹤仙父要聆听这座在他膝下降生,而后艰难长大的城市的呼吸。正如穿城而过的柳江不想直行,非要将三十里的行程蜿蜒上百里,去抚摸这座城市的每一寸肌肤。对这座城市而言,柳江是真正的母亲河,驾鹤山是真正的父亲山。从“柳江人”起始的先民到今天的柳州人,都是这片自然江山亲生的子民。

责任编辑: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