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名家 行业 机构 教育 图片 视频

评论

旗下栏目: 聚焦 市场 评论 轶闻

陈浩:卷舒开合任天真

来源:中国艺术资讯网 作者:小龙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17
摘要:他的画,有八大山人的影子,但没有悲愤,是一声冷笑。想来,这样的画家,应该是个言语不多,脱凡出尘的人物吧。

陈浩

画家档案

1956年生于山东潍坊,1972年考入潍坊市工艺美术研究所,2015年结业于首都师范大学龙瑞山水课题班。

山东和平友好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中国画院理事、潍坊市美协山水艺委会主任

历任潍坊市美术家协会第二届、第三届副主席兼创作基地主任

参展及获奖

1993年作品《雄风》入选第三届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作品被国际奥委会收藏,同时获山东省体育美展一等奖(合作)。

主办单位:中国奥委会、中国美协、中国奥申委。

1993年作品《暗潮》入选首届中国山水画展。并获山东省美展二等奖。

主办单位:中国美协、中国美术家国画艺委会。

1994年作品《山静风无声》入选庆祝建国45周年山东省美展。

主办单位:山东省文化厅、山东省美协。

1994年作品八幅入选山东省第二届新人新作展。

主办单位:山东省美协。

2001年作品《崂山写生》获山东省首届写生画展二等奖。

主办单位:山东省美协、山东省美术馆。

2001年作品《山水》获纪念联合国成立55周年,2000年世界和平美术大展银奖。

主办单位:联合国总部、联合国美术大展委员会。

2001年作品《天境》入选《日出东方》齐鲁风情中国画精品展,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及澳门展出。

主办单位:山东省美协、山东书画学会、澳门中国画院、中国孔子基金会。

2004年作品《山居图》入选2004年菜乡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

主办单位:中国美协。

2005年作品《月色》入选2005年菜乡情全国中国画作品提名展。

主办单位: 中国美协。

2007年作品《晨曦》入选纪念黄道周全国中国画提名展。

主办单位:中国美协、中国国家画院。

2015年作品《鸟瞰太行》入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美协。

秋趣

巫峡印象

 

名家解读

陈浩的写生之路

文/曹和平

曾任山东美协副主席,潍坊市美协主席,潍坊市书画院院长,现为中国美协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画院院委会副主任,院聘画师,山东省美协顾问,青岛市美协顾问,潍坊市美协名誉主席。

我和陈浩是多年以来在山里画写生的画友,我们潍坊的这个写生群体,在山里的艺术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大同小异,都程度不同地走了一些崎岖不平的路。

鸟瞰太行

陈浩多年以来的正式职业,其实是一个真正有所创造、有所成就的专业装裱师。每年拿出一点时间来画画,是他的一个业余爱好。做一个真正的画家一直是他的梦想,他一直行进在追梦的途中。

潍坊市美协的写生活动始于1987年,陈浩是参与这一个群体活动最早和次数最多的画家之一。

斜日山光淡翠屏

画家为什么要写生?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陈浩在写生途中,是所有人当中对目及的优美山水景色最为敏感的,因为经常从他的口中发出的感慨与惊叹是最多的。正如他自己所说:进山就兴奋!对于陈浩来说,画家为什么要写生,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就是因为自然的山太美,山里的空气太清新,入山之后的心情太愉快。

疏林映雪

然而,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面对真实的山景,坐定,观看,思考,再看,取纸笔,破墨下笔,不理想,困顿,苦思冥想,再画,还不理想,再画,然后逐渐有了些眉目,再画,在新的层次上还会不理想,还会再次陷入困顿与苦思冥想,然后再画,不断地画……多少年来我们在山里画画,就是经历了这么多折腾,一步步如此走来,这又展现了事情的另一方面:画家在艺术成长过程中的挫折与艰辛。

很大程度上,陈浩的写生之路,其中的得与失,其实就是我们这一伙人在探索中集体存在的共性。

山西太行山阳坡村写生稿

回顾这些年我们的写生历程,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思索发酵以后,后来逐渐意识到一些过去的局限性。开初的那些年,真实的山川秀丽,吸引了我们太多的注意力,一味穷追不舍,天真朴素地追求“再现”。具体表现技法虽然也在尽力师法传统,但是很大程度地忽略了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二者的区别,尽一切可能达成写真的深度。这种深度就是最大程度的追求“形似”,追求“像真的一样”,写形是第一位的,写意是通过写形所形成的意境而转达的,笔墨意义上的写意尚未真正的全面觉醒。当然这一阶段我们也有所得,即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把握了一些山水在地质结构意义上的本质规律。幸好我们在基本造型手法上,没有脱离过中国画的用线,以及中国画的墨韵,也就是说,还好,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在这条路上偏离得太远。

河南郭亮村头小树林写生稿

陈浩的山水写生,正在脱离被“形”牵着鼻子走的阶段,正在从理性上逐步意识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和“意在笔先”在笔下践行的真正涵义。他正在具体的艺术实践中学习操作这些理解。我们也正在一点点地从被动“再现”走向主动“表现”的途中。

寒山秋色

一个学习山水画的画家,师古法,师造化,和营造自身的人文积累,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我认为陈浩的山水画,现在应当在主要以写生“师造化”为主的同时,适当加强一点“师古法”的学习(他自己已经开始在这方面注意和努力),并同时重点加强塑造自身创作能力的训练和积累。画一些脱离写生,更多的表现出自身能力的作品,为什么呢?其一,这几个方面的齐头并进,会自然形成自己在这几个方面的相互渗透,取得全方位的进展;其二,写生在某种程度上是个拐棍,可能产生一定的依赖性,写生多而自创作品少,会很大程度的限制画家在画面上自主的编排能力和创造力。当然,自然界有无限的编排能力和创造力,而写生恰恰也正是可以补充画家这方面能力的有效手段,但是这种从写生形成的补充更多的是为了建立自身的能力;其三,画家是独立于造化天然的自由生灵,画家需要集天下美景于胸中,还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结成独特的自身积累,画出属于自家的山水画来。欲做到这一步,还需要全面提升并塑造画家的心胸、人格、气质、学养,只画写生怕是难以达成。



雄秀太行

然而,陈浩是个职业装裱师,在城里他几乎是没有画创作的时间的,我冒昧地支一招,可否在每年一度的外出写生时间中,利用住在山里的时间重点安排自己的创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现在陈浩每年大约可以在山里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住下以后完全可以出去画10天,然后再把自己关在山里的房子里画20天。

太行秋韵

山里的房子,把屋里的床铺卷去被褥,铺上画毡可作画案,墙上可以挂上几幅中国古代经典画家的大图范本,养心。从窗子里可以看到外面的山,养眼。能够呼吸到山里的空气,没有烦心的事干扰,心也是静的,面对窗外势如奔涌的群山,想象力可以翻江倒海,笔下江山也能驰骋千里。

饭前饭后山路走走,还可以顺便用自己的眼睛和心来写一写生,润泽一下自己的精神和灵魂。经历苦心经营,相信他会在山里画出好作品来的。

山水写生

然而,为了避免状态和精神的麻木,我们还是不能脱离写生。

陈浩和我们大家一起,今后每年还是会不断地行走在写生的途中。我们这伙人有个约定,我们每年一度的写生,一直要延续到大家老的不能动为止,争取至少凑50年。每年的这一段时间是我们大家共同的精神节日和假期,每日小酒微醺,画画和论画之余闲扯天下事,望十亿光年星空,嘻嘻哈哈玩笑拌嘴抬杠,自乐自在,宛如一众仙人悠悠然飘忽于太行云雾之中。

但我们自己拉远一点看,还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大家正在渐渐地,在自觉不自觉的不断调整和修正中,缓缓走向理想中艺术的自由王国。

2013.7.11 于青岛

略有改动

山西太行山阳坡村初雪写生稿

哥们陈浩

文/时振华

中国美协会员、山东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山东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山东画院院聘画家、潍坊市美协名誉主席、潍坊同志画社社长、潍坊文化馆研究馆员。

在潍坊美术界的圈子里,陈浩可是大名鼎鼎的哥们。从我们认识起,就形影不离地玩……一块长大又长不大,记不清多少个不眠之夜,在一起喝酒论道,通宵达旦。二十年前嫂夫人就经常说:你快搬着铺盖过去算了,不用回家……

他可是“工人美术研究耍”出来的一块“好料”,印象最深的就是好玩耍。只要动力气比输赢的活,没有不上凑的。例如“劈”哑铃、拉力器、掰手腕、摔跤、游泳等等。只要他来了,不管你练了多长时间,他是否玩过,往往见面先吹下大话:“谁弄的最多?我‘多’陪他一倍”。你服不服,往往是他出丑的时候少,得意的时候多。



望东方

喝酒似乎是他的最“弱项”,但最有特色。少年时第一次喝酒就尽显“英雄”本色。上世纪70年代的“红果酒”也不知什么东西勾兑的,陈浩还没尝尝就说:“喝些这个个肯定像喝甜水一样。”打好赌后一仰脖子灌了下去……十七八岁的他趴在水池边上饱尝了翻江倒海的滋味。嘿!三十年过去了,还经常“涛声依旧……”

裱画、画画、写生当然是他“研究耍”坚持最长的几种。

先说说裱画吧,真喜欢干的时候,那是相当得认真,从旧工艺的改革、新材料的运用、款式的创新等等,都追求标新立异,尽善尽美。二十年前就通过各种画展而蜚声京华。以至于现在潍坊会装裱的人几乎都出自他的门下或门下的门下。



燕京房山十渡写生稿

画画也一样,通过裱画使无数的名家画作“经过手,过过眼”,然后心追手摹,颇费心思。就眼里和懂画而言,他在行家圈里也不是个吃闲饭的。我俩三十年前的第一次合作,是他拿裱画的大号笔先画的芭蕉……蹲在案子上人小笔大的情景和当时的气势历历在目。

每年上山写生是陈浩最期盼的事情,一阵秋风吹过他就坐不住了,进山的兴奋让他像孩子一样雀跃,真动笔写生,受难为最多的也是他。因为感觉很好,而笔的表现力很无奈,好在他的心态就是出来舒坦舒坦。画不好——来一支烟……还不好,再来一支烟嘛!满意了,晚上一顿大酒过过瘾!酒后的好戏是他颇有创意的“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让这些年所有跟他玩过的朋友见识了什么是性情,什么是痛快,什么能过瘾……掏心窝的铁哥们笑声里伴着眼泪。

临王蒙《青卞隐居图》

一路玩耍就这么过来了,似乎什么都没变,五十出头的人了,到了春天依然要到乡下去挖野菜,摘“春头”,顺便捎大把的草“尾巴”插在花瓶里;到了夏天还要去“下河”,摸鱼,做鱼缸“端虾”,在树林里抠“知了龟”;秋天就更忙了,白天去“坡里”捕“蚂蚱”,晚上下沟里抓蟋蟀,后半夜里小酒的话题全是儿时的“好玩”。

要说陈浩性情的真挚,最能体现的是酒后批评人。他把对你的期望和失落,你所作所为的不妥,你表面后的真事儿,统统用最刺激的言语说出来,让你坐立不安,然后像遭到当头棒喝一样幡然有悟。当然,一般朋友还没有资格“享受”到这种类似于“父爱”般的数落。我常想,潍坊的哥们有一个常伴你左右的挚友,经常用眼睛盯着你,时不时敲打鞭策你,使你不至于随波逐流,不思进取,该是多大的福分啊!所以,别人的话可以不当回事,陈浩说我,心里就要掂量掂量了。

临王蒙《东上草堂图》

从他最近喜欢画的荷花莲塘里可以读出他的心境,当然也有其人格的显现和精神追求:简约静谧,清冷散淡,透出份清高和孤独。在这浮躁喧嚣的现实中,能有几个画家追求这种空灵的艺术品味和格调。这是他时常对酒当歌的原因吗?

朋友,不要让哥们多喝酒了,他三碗不过“杠”,一旦过了,又要“抛洒着我的酒哇——与你喝一壶呀——!”他那一壶70多度,够你受的!说不定给谁一个醍醐灌顶也够谁受用的。

陈浩,今天是哥们,明天还是。

写于2006年7月10日

锦鸡图

真情画者陈浩

文/王珂

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浩长我四岁,是我几十年的铁哥们儿。他直率,诚信,有颗善良的心。还在潍坊工作的时候,我三天两头去他工作室坐坐。你的苦,你的乐他都会悉心聆听,跟你分享。

热情,激情是他的标签。那些年在时任潍坊市美协主席曹和平、秘书长时振华的带领下,我们潍坊的山水画家们每年秋季到山里写生,或五莲山、九仙山或崂山、太行山。每次进山,陈浩总是孩子般地在山里狂奔,数日不能平静,写生为期过半,他才真正进入角色,把一年来积蓄的激情宣泄于纸上。然而写生时间已接近尾声,没能尽兴的陈浩也只能无奈地、不舍地向大山告别一。每次他还不忘捡一块石头回来置于案头。那石头没什么经济价值,甚至也没什么太大的观赏价值,但在陈浩的心里却是大山一样的份量,因为那石头寄托着他对大山浓浓的情,看到它们,心就好像还在山里,山就在他心里,年复一年……

我曾经觉得陈浩像个大孩子,直来直去,画好像也有点简单,但看了他近期的作品,我无法不改变过去的看法。亲切依然,但增加了太多内容:画面结构越来越讲究,笔墨趣味越来越浓厚,情感表达越来越真切。文艺的功用就在于作者通过笔触把情感思想,传达于读者,使读者由领会而感动,陈浩正是个真情画者,正在践行着这样的路。

已过了花甲之年,陈浩兄成熟得着实有点晚。其实,最早结壳的往往不是那颗最大的果实。

2013年9月12日于京华

赏莲图

卷舒开合任天真

——访著名画家陈浩

文/窦 洁

潍坊日报副总编辑

初识陈浩老师的画时,还不认识他。

他的花鸟简约空灵,清冷率真,但意趣十足。没有富贵牡丹,几枝桃花一湾春水,算是比较热闹的了。往往是一丛风干莲蓬,静静地立在陶瓶中,让你“忽惊仙骨在泥涂”,抑或是老枝虬干上,只有一只鸟,抬头望天,想法很多的样子。他的画,有八大山人的影子,但没有悲愤,是一声冷笑。想来,这样的画家,应该是个言语不多,脱凡出尘的人物吧。

荷花四条屏一

听书画圈里的朋友提起陈浩,完全是另一个版本。人称“浩爷”,江湖中至今传说着他不少难以超越的壮举。比如曾一顿喝过三斤高度白酒(事后吐了一星期),比如酒席上生嚼了一只玻璃杯(事后竟也没啥事),更不用说摔跤、游泳、掰手腕,能赢他的人可不多,他常说的话是,“不服,咱打个赌”。据说有个朋友婚礼上,浩爷喝高兴了,说,我想唱歌,众人拦不住,他跳上台投入地吼“风风火火闯九州呀”,虽说耳朵有点受罪,但大家都承认,浩爷真性情,是条好汉。当然称他为爷,主要因为他对朋友掏心掏肺实实在在,如有“大敌”当前,不用两胁插刀,他绝对会冲拳在前,他还是跟着武林高手练过把式的人呢。

荷花四条屏二

再后来,看到陈浩老师不少的山水写生作品,似乎又看到了不一样的他。和花鸟放松清简、恣意戏谑的状态不同,他的山水严谨而细腻,繁密而充实,捕捉到的山的实在、山的美丽,满满地展示出来,高古静谧的气息溢于笔端,画得板板正正,一丝不苟,十分严肃。

荷花四条屏三

真正和陈浩老师聊天,把前几个形象整合在一起,要趁他小酌几杯,情绪刚好时。有什么说什么的浩爷,却竟是一派天真的模样。今年63岁的他,似乎还活在童年里,可能童年太好玩了,至今都不想走出来。想和他聊聊画也难,常常被捉鲫鱼的技巧或是蚂蚱的分类什么的带跑偏了,“聊这个多好玩呀”。认真说点画吧?浩爷便认真地说,画画的,需要长不大,画家最重要的就是个“真”。

荷花四条屏四

陈浩的老家是坊子三马路,小时候附近有四条小河,河边还有小树林,放羊时把羊往树上一栓,就可以玩了。春天上树摘槐花,夏天摸鱼捉虾粘知了,秋天偷桃摘瓜看石榴,冬天下雪还能网个麻雀。

荷塘清韵

聪明的小男孩,小时候往往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儿,小陈浩被老师撵到教室外边罚站是常有的事。好在他也没闲着,学校附近有部队的飞机场,低空飞行的大家伙吸引着他的目光。有一天,老师布置了画一架飞机的作业,小陈浩立马想到,天上的飞机哪有一架自己飞的?训练机出行一般是两架。于是他就画了好多架一起飞,并第一次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荷塘清韵

好孩子真是表扬出来的,美术课上屡屡受表扬的陈浩,从此爱上画画,并且很快在同学中小有名气,加入了学校黑板报小组,大家纷纷求他在自己的三角尺刻上美美的小图案,小陈浩很得意,心想,和我不好的我就不给他画。上大学的叔叔见他爱画画,便送给他一本苏联画家的素描书,这在当时是比较少见的。虽说不懂什么是素描,但书中人物的画法却让他十分痴迷,没事就学着临摹。

藕花香气过湖来

弗洛伊德曾说过,人的一生都在弥补童年的缺失。如果说表扬他的老师让他爱上画画,而另一位老师可以说“成就”了陈浩如今的审美。

小学四年级时,班上的有同学恶作剧,在门框上放盆水,第一个发现的陈浩麻利利就从窗户跳进了教室,后面的同学也都嘻嘻哈哈地走了窗户。没承想,最后这盆水扣在了班主任的头上。冬天的冰水也浇不灭老师的怒火,他认定这是陈浩干的,把他叫到宿舍训话,见他抵死不认账,劈头盖脸一通猛揍。被打急了,小陈浩张口咬了老师大腿一口,老师吃了痛,一起身碰翻了脸盆架子,又弄了一身水。这事的结局是,陈浩逃了大半年的学,正好是文革期间,家长不知道,老师也不管。至今提起此事,他依然一脸委屈喃喃地说,真的不是我,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莲蓬图

为了不被大人们发现,逃学的陈浩是蛰伏在小树林和小河里渡过的,小时候的每项耍局都成了研究对象,练就徒手捉鱼的绝技,用树枝编个缸,“端”的虾家里人都吃够了。

莲藕图

后来成了画家的陈浩,特别喜欢画树,曾写过一篇《与树为友》的文章,他说,树是有灵性的,春夏秋冬各不同。每种树都有不同的个性。如孩童,如村姑,如硬汉,如老人,各按自己的秩序、节奏与音符与大自然浑然一体,你可静静聆听那沙沙的诉说,细细端看那婆娑的身影……“树就这么陪着我成长,让我快乐,让我沉思,帮我拂去了心里的烦乱,让我静观世间变化。”

莲藕图

陈浩的花鸟画里,鱼、荷的形象最多。在他的画中,两条胖鱼,题词是“吾非鱼,知鱼乐”;岸上的支着两只犄角的小黑牛,羡慕着望着河里的一群自由的小蝌蚪,题的是“犟牛图”;两只小鸡蔑视着对方,题词是“今天你不和我玩,明天我就不和你玩。你不和我玩,我还嫌你丑。”他笑说,我至今画的都还是小时候的东西,一般五月初我就下河了,最爱在水里泡着,这些形象太熟了。

莲动有鱼来

应该说,陈浩内心是强大而乐观的,说起往事没有一句怨恨和失落的话,但在诗意 的叙述和快乐的讲述中,却分明让我看到了一个孤独的小男孩,在小树林里静静地观察着身边不会说话的朋友。在他的心里,其实一直还住着一个倔强、善良 、让人心疼的孩子,渴望着朋友,渴望着信任和尊重。画为心声,陈浩的花鸟画总有散淡孤独的气质,无论朋友眼里的他多热闹,无论外面的世界多浮躁,可能因为他是最懂寂寞的。

跳波鱼出藻

虽说逃学让学习有些掉队,但因着画画好,老天给他的人生又开了一扇窗。1972年潍坊工艺美术研究所开办国画培训班,从全市考选一批书画苗子传承国画技艺。在学校有着小画家名声的陈浩被选去考试,小时候自学的素描也管了用,16岁的他从坊子进了潍城,和50个小伙伴一起学习。熟背毛主席诗词的同时,还要背唐诗宋词,临摹石涛八大。1977年恢复高考后,国内才有第一批专业画画的学生,而这批研究所的伙伴早已是靠画画出口创汇的专业画家了,这批人后来被称作潍坊书画界的“黄浦一期”。

有余图

走进擂鼓山下这座日式小洋楼,第一次见到厚厚的木地板,花园、鱼池、假山,陈浩简直美得不行。他好奇地逛遍研究所里所有的车间,还记着父亲的教诲,见了老师傅赶紧地端茶倒水。

年年有余

研究所里本来都是工艺绘画、仿古铜器、风筝、核雕、刺绣、面人等等这些传统的老手艺人,这批小青年的到来,彻底改了本来安静沉闷的门风。比划拳,比喝酒,比游泳,比爬山,比摔跤,比下棋,比打球,比背诗,除了不比画,凡是“耍”都比一下。这可对了陈浩的脾气,这些好玩的当然都有他,打赌赢得多,整天很快活,工艺美术研究所后来就变成了他们口中的“研究耍”。

一池春

一年的培训班结束,同来的学生研究所留下了14个,但“不幸”的是,大家留下继续画画,手腿勤快的他却被裱画的老师傅看上了,点名要他。虽说他不情愿,但领导哄他可以让他继续学画并跟着写生,他也只好答应了。从此裱画成了主业,画画成了爱好。老师傅也真没看走眼,陈浩不光力气大,干活认真又要好。

吾非鱼 知鱼乐一

中国画最讲究笔墨的浓淡干湿,裱画的过程正好也让陈浩对纸和墨有了特殊的理解,因为笔墨在干纸和湿纸上会有着不同的反映,这是普通赏画人所看不到的。他裱的画大多都是名家作品,不同的画家对纸的厚度、质量的要求,水和墨的比例与运用,他都了然于心,比如李可染爱补画,潘天寿墨重用厚纸,而且要单张挑。几十年的功夫下来,练就了他鉴赏的眼力,也让他在自己的创作时,对水墨纸张的运用有着独家法门。1978年,昌潍地区举办第一届美展,他的一幅芭蕉图入选并得了二等奖,他用了裱画专用的大号排笔,画得气势夺人,别具一格,让所里专业画画的都服了。

吾非鱼 知鱼乐二

那个年代会裱画的人也少,有着美术的功底更少。爱新鲜的陈浩当然不会满足传统的装裱样式。他开始针对画家和作品的特点进行设计,对裱画纸的工艺、材料和款式不断进行创新,在布展的过程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美学理念。很快,陈浩就成了书画界响当当的人物,济南、北京像徐麟庐、于希宁、郭志光这样的名家,开个展时都点名请他装裱并帮忙布展。而现如今潍坊专业裱画人里,他也是绝对的第一把交椅,大部分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了。

朋友戏称他是“山东第一裱”,但几乎都忘了,陈浩原来也是个画画的。不过他自己没忘,一有时间,便把小时候最爱的花花鸟鸟请到纸上一块玩玩。论笔墨、构图、意境,没人敢把他当作业余选手。

吾非鱼 知鱼乐三

1990年,同在“研究耍”的好朋友时振华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山水画家,正在北京中央美院高研班进修。给他写信说,“兄弟,天冷了,给我送点衣服和纸来吧”。陈浩赶了过去,顺便跟着听了一下美院李铁生老师的讲课,那些新鲜的美学理念实实把他“震”了,心底对画画的渴望如遇春雨,野草般的长起来。他决定留下来,不走了,在时振华的帮助下,跟着蹭课,到北京郊区的松山写生。

清光万里

陈浩太爱山了。入研究所后,每年有进山写生的机会。第一次见黄山,“傻”了,这是神仙住的地方吧?第一次见太行,“疯”了,怎么能这样?!怎么这么美?!漫山遍野一边暴走一边惊叹,根本停不下来。别人写生每天都要交作业,他的任务感不重,总要先逛够了才能入静,画到好处还要大醉一场才过瘾。在松山8天的写生结束,他终于把对山的感情和对艺术创作的冲动,统统倾注到笔墨之中。回家后又连续创作十几天,完成一副山水大作。时任潍坊美协主席曹和平先生看后赞叹不已,认为他将山的连绵起伏画出了海浪汹涌的意象,并为这幅画起名《暗潮》。1993年,这幅作品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当时潍坊美术界有国画作品能够入选正式全国级美展的很少,这次入展的只有三个人。

渐见藻影动

如同儿时一样,受到“表扬”的陈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年他都会跟着曹和平或时振华到名山大川写生,嘴里说是去耍,心里则如朝圣一样,对大山怀着敬畏之心。他从小最喜欢春天刚抽出的嫩芽,形容不出的感觉,就是觉得心里甜丝丝的。进山后他还是孩子样的兴奋,朋友看他四处玩,而其实他在寻找。当在漫山遍野间,看到云卷云舒,听到蝉鸣鸟啼,山风吹动树叶沙沙的歌唱,那种清甜的味道终于从心底泛起时,他才能入静、入净、入境,构图,虚实,笔墨,节奏了然于胸了,奔腾的情感终于化成了山形。画花鸟和画山水对他而言是不同的,花鸟他已能随心所欲,但面对大山,他更多的是在修行。

舍命陪君子

他的山水画从1994年起连续多次入选山东省美展和全国美展, 专业画家能做到的也没几个。但陈浩的脾气,凡事就要个好,追求的事,喜欢的事不会停步不前。2014年和2015年,他又分别参加了首都师范大学龙瑞山水课题班和时振华的山水高研班。山太美了,但物象的美和骨子里美不同,和他心里的美也不同,在学习中不断地交流融合,提炼升华,这里的滋味和缘法值得中国画者一生去体会。

有酒有鱼待客来

老师的画法和笔墨其实对他影响不大,但做人做事却让他心服口服。说起好友时振华,他最服的是他的刻苦,能把小空都用起来。时振华如果在他家打电话,他要把纸和笔放在他手边,因为他习惯一手拿话筒一手随手画。陈浩说,有一次,忘了给他拿纸笔,他就随手拿把水果刀在他新做的写字台上刻画起来。陈浩说这事时,十分感慨,一点心疼写字台的意思都没有,可能心里盘算,自己是不是应该学习他,缩减一下捉蛐蛐的时间。

观鱼赏花

中国画的市场行情在这十几年的时间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潍坊也成了中国画都,许多人重新拾起画笔开始挣钱。但陈浩似乎没什么变化,除了头发白了,眼神依然干净。他谦称自己不能算画家,只是喜欢画画,也不指望它吃饭。选他出任潍坊市美协副主席,他还挺意外,干了十几年,不计报酬的公益劳动,找他准行。也许正因为如此,他的笔下的鸟有点冷,山才那么静,圈里人才尊他一声“浩爷”。

可陈浩并不喜欢人家叫他“爷”,年龄越大活得越通透,不敢托大了。除了认真裱画和画画外,小时候的“耍局”他依然玩得开心。他说,“小时候长得矮,怕人家瞧不起,凡事好充大头,爱发个彪。实际我还是想当个孩子,有童心,心纯净,情感真,才能画好画。”说这话时,陈浩不好意思地歪歪头,咧嘴露出小虎牙,笑容像孩子一样。

佳作欣赏 花鸟

花鸟画一

花鸟画二

花鸟画三

墙外红枝墙内开

富贵吉祥图

顺气图

蔬食图

听雨

佳作欣赏 山水

山水画一

山水画二

临龚贤《千岩万壑图》

请把手机横过来欣赏

 

责任编辑:小龙

上一篇:梁占岩先生对画家刘庚作品的点评

下一篇:没有了